仙中语

什么是文学呢?

思考起来还真是累呢。

—2017.11.9—

现在才发现。
那是一束破云的阳光。

—2017.11.14—

有时候喜欢故作成熟的思考。
后来知道成熟的人早已付诸行动。

—2017.11.17—







头像自设。

来自我的星星糖——南山。

【秋金】我所爱着的你

 注意!
秋金亲情向
原人物属于《凹凸世界》
ooc属于我

——————开始——————

      我承认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是很讨厌你的。
  
  

     在那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第一次睁开眼,眼前那种情况是许多新生儿早已忘却的了,可我却真真切切的记着,你站在一片灿烂阳光中,一脸好奇的看着我在襁褓里扑腾,终于忍不住自己那颗小小的好奇心,轻柔地戳了我一下,那时候你的心噗呦的一下软了,突然喜欢上了我,可我却莫名由的委屈,哇的一声哭了,你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哄我继续使我安眠,我想那时我可能认为,姐姐是个大坏蛋。
  
  

     在我蹒跚学步的时候,你总是跟在我的后面,可能是怕我一个不留神摔倒,可是我需要自己学会啊,你真的是个坏蛋,我扑通的摔倒了,地面是硬硬的,可是你的怀抱是软软的,我却一阵生气握起拳头,自以为很用力的捶在你的怀里,边捶遍喊“姐姐坏蛋!”可你一点也不生气,半笑着“哎哟哎哟,好痛啊!姐姐错了!”温柔的包容着我的任性。
  
  

    在我上中学的那一年,父母却因为一场人祸走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老师将我叫出去,我们的老师她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她慢慢说出这个消息,语气轻柔,怕伤到我。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好像什么都没了,不过还好,我还有你。
  

   那天,我缓慢的对老师说“嗯。”声音却嘶哑,像久违开声。我在老师担心的目光中走回教室,收拾书本,背上书包,我突然疯了一般跑出教室,跑出学校,老师她并没有阻止我。
  

    那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我要去找你,我只有你了,你也只有我了。
  

    顾不得胸腔内那一颗强烈跳动的心脏,一口气跑回家门前,突然想起没有带钥匙,但我知道你在里面,一定会的。于是我疯狂的砸门,声嘶力竭地呼喊你的名字,你开了门。
  

     我看得出你在竭力维持平静,幻想着像平常一样微笑着对我说“金,你回来啦。”可你的声音却在发颤。我走进家中,关上了门。
  

    我说“姐,有我在。”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可是说这话时,一滴眼泪突然从我脸颊划过,那是属于我的,我知道那样的我一定很没有魄力。
  

   你抱住了我说“没关系的。”我在你的怀抱中,哭得一塌糊涂,我在一片模糊中抬头看你,你勉强保持着镇定,想起你小时候说过的话,说要做我的英雄,保护我。
  

    于是我说“姐,英雄也会哭的。”你听到这话以后,不顾一切的哭了出来,你本来就不该强忍的,我也是你的英雄啊。
  

    后来我哭累了,趴在你的腿上睡着了,在我半睡半醒之间,你俯下身来在我额头上浅浅一吻,冰凉的液体啪嗒滴在了我的头上,于是那时候开始,我想,我要好好保护你,不要再让你流一滴泪。
  
  
  
  
  
  只是没想到,我还是食言了。
  
  
  或者说你食言了。
  
  
  
  
  
  
  你躺在透明的棺椁里,一块薄薄的白纱重重地盖在你的身上,我听不清别人的哭诉和哀嚎,我只得走向你。
  

    我想把你挖出来,想让你开口亲声告诉我,你还在,还在我的身边 可我能做的只有走到离你最近的地方,深深地鞠上一躬。
  

    那天我依旧没有流下一滴泪,已经是想不起悲伤是何物,只是在那之后的每个日日夜夜,在每次的宁静、喧嚣时猛然想起你,像闪电一般,片段会迅速闪过脑子,那之后我会尽力去想有关你的一切。

    呼吸急促,心脏剧烈跳动,我会变得奇怪,眼泪也会莫名的流,那都是因为你,最后我会在终于有你的梦里,安然平和的睡去。
 

   格瑞不让我再想起你,说怕我得了心病,他骗人,姐姐是最爱我的人怎么会害我,还有我也知道他会偷偷地想你,因为你是我们唯一的亲人。
  

   昨天,在睡梦朦胧中突然想起了你,我生病时你那不算细嫩的手会紧紧地握住我掌心温暖干燥,你还会用它贴一贴我的额头,手背冰凉。
  

   你会用难得一见的声音温柔地问我
  

   “金?你还好吗?”
 

  

    我很好
   只是
  我想你了,姐姐。
  
  
  
  

——————结束——————
  
  

【安金】骑士所守护的信仰

  
警告!
仔细阅读
人物属于原著《凹凸世界》
ooc属于我

此文给我的 @金吹—风骨

《骑士守则》来自百度

————————————

“在下只是想把这段记忆好好存放而已。”
  
  黑色头发的女孩笑了 :“不,你在逃避。”
  语气笃定。
  
  ……
   ——上·启——
  
  『金』
  我应该学会独立,这是姐姐所告诉我的,于是在姐姐光荣战死之后,我踏上了自己的征途,至于出发原因,一半是毫无留恋,一半是追随。
  我不知道我走过了多少个国家,也不清楚我的脚印在哪里爬满,我只知道一点——遵循骑士守则,去帮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竭尽所能。
  我深知,我们一族不会老死、病死,几乎接近于不生不灭 ,除非——战死,总之最后还是死,还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
   我不记得是哪天了,当然,谁会把每个日期记得清清楚楚呢?
  我在一片废墟中心发现了他,他蜷曲在残缺建筑物下巨大的阴影中,杂乱的头发,伤痕斑驳的身躯,以及强大的信念——因为我听见了,他说他要活下去。
  
  于是我向他走去,劈开杂乱的荆棘,却看他无动于衷,我只好向他投去一个勉强挤出来的笑容,最后终于将他带离这片荒漠。
  最开始,他一言不发总是半阖着蓝绿色的眼眸不知道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那些烦心事从来都不属于我,我要做的,就是伸张正义!
  但是两个人之间毫无言语,这实在是不符合我的性子。
  可我能怎么办啊?!
  我可是第一次带孩子啊!
  姐啊!!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任性啦!!
  
  哦……我想起来了,你走了,没有以后了……
  
  
  
  『安迷修』
  我好像出生在一片灰色的天空下,那是战火曾焚烧过的地方,只剩一片灰烬,我不想记得,之前的事,那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被舍弃的噩梦,而我所能做的,只有尽全力将自己的身躯蜷起来,愈小愈好,只有这样我才能长久的活下去,但在一片绝望与无奈中我却看见了他。
  他走在一片阳光之中,一头金色短发被光辉所笼罩着,蓝色的眼里熔铸着无畏无惧,他身侧的剑象征着他的荣耀。
  可他却向我走来,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宛若强大而又美丽的神明。
  然后他走到了我的身前,我感觉到了暖意,他将被磨痕爬满的剑归鞘,却对着我,笑了。
   他将我带走,帮我洗澡,给我足以果腹的食物,然后我会看着他胡乱的抓抓自己的乱蓬蓬的金发,小心翼翼的对我道歉,说他路上的盘缠用的有那么一点点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我不敢回答,不敢说话,万一说错话了呢?连他也弃我而去……
  
  『金』
  经过好几天思考他不会记恨上我了吧?!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费嘛……就一点点! 用我的矢量之剑做担保!
  难不成……我捡了个哑孩子回来?!不过!哑巴又怎么样!哑巴也可以变成最优秀的骑士!!
  好的!哑巴!!我会好好培养你的!
  等等……他叫什么来着,明明已经同行好几天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安迷修』
  他说:我们来做个小交换吧!
  我在心中答应了他。无论是他想要什么我都会给的,哪怕竭尽所有。
  他说:我叫金。 那你呢?
  他说这话时小心翼翼的好像这句问话很脆弱似的。
  我说:安迷修
  『金』
  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说话了!!!!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人生满足了啊!!等等!!我要控制我自己!!
  好的安迷修!我会将你培养成为最优秀的骑士的!!
   『安迷修』
  金问我:想不想成为一名骑士?
  我问他:什么是骑士?
  他说:拥有信念的人!
  我说:像你一样?
  他说:是啊!但安迷修会比我更厉害哦!会守护更多的人哦!
  他继续问:你想吗?
  他说这句话时眯起了湛蓝色的眼睛,却像一湖平静的湖水却容纳着阳光,水波潋滟,好看的很。
  我说:想!
  『金』
  安迷修答应啦!!我告诉他按照我们的习俗,要到家乡的骑士之崖上发誓,才能称得上真正的骑士!
  我问他:你愿意一起去吗?
  他说:愿意。
  在这遥远的路途上,我会教他很多很多,把我所有的!
  首先第一条要教的,
  如何露出笑容!
  
  
  ——上·完——
  
    ——下·启——
   『金』
  我的姐姐,是唯一一位女骑士,也是最整片大陆最强的骑士!
   小时候总有她保护我
   但正所谓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姐……
  其实但她很也温柔 的
  她告诉我 :
  金,不要害怕。
  每一位骑士其实并不是战死哦。
  而是……
  而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哦。
  她说这话时语调轻柔,在我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温暖的吻,我感觉她哭了,我也哭了。
  没错啊。
  姐姐,是为了……
  守护我啊。
  对哦,
  骑士是为了守护自己重要的人而存在的。
  
  
  
   『安迷修』
  
  在下十八岁的那年,和师傅来到了骑士之崖。
  师傅说:安迷修,我们到了呀,我教你如何宣誓吧!
  在下回答说:好,师傅。
  我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这是我第一个从师傅那里学来的东西。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在下重复着师傅所说。
  而在那刹那之间,在下听见山谷里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古老的声音撞击着每一处山岩发出震人心弦的和声。师傅说,那是历届骑士的归处,无论骑士的魂在何方,最后都会归于此地,师傅说他听到了他姐姐的声音。 千百年来的声音来自山谷,来自心间。
  在下看清了师傅,他站在一片风中,却不为所动。他看向在下说: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在下说: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下·完——
  ……
  ……
  
  “安迷修先生,本小姐不想听你讲故事了。”
  黑发人鱼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说吧,来到我这里干什么?这里可是时间之海哦~”
  “在下只是想把这段记忆好好存放而已。”
  黑色头发的女孩笑了 :“不,你在逃避。”
  语气笃定。
  “好了好了,本小姐答应你就是了,虽然你的故事有点无味……”
  “人鱼小姐,这些珍珠是你的吗?”
  品质优良的安迷修骑士出声询问 。
  “不管你的事!快闭上眼!!”
  凯莉突然恼怒让安迷修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安迷修还是照话做了。
  凯莉轻轻吟唱起人鱼一族的 歌谣,时间或许就在这古老的曲调中变得玄妙起来。
  “好了,睁眼。”
  安迷修照做。
  “我是?”
  “人鱼小姐。”
  “你是?”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
  “打算?”
  “严格遵守骑士守则。”
  “还有?”
  “别无其他。”
  
  
  凯莉尾巴拍打着水面,激起一层层的水花,她趴在岸上看着最后的骑士远去的背影。
  小骑士,故事不错。
   我会帮你好好保存的。
  活了上千年的人鱼收起了一小盆的珍珠。
  
  
  
  ——end——
  
  
  
  
  金:哦……我忘了教安迷修怎么骑马。
  
  
  

【all金】王与骑士【上】

注意!!!!:
其实思忖了很久终于决定把它发出来,很不严谨。
这对于我一个长年患有懒癌的人来说,很不容易,我会写完的。

人物属于原著《凹凸世界》
ooc属于我。





————————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沧桑的声音从浓密厚重的白胡子下传来,满头白发的老先生用手背擦了擦被蓝莓奶油润过的嘴皮,随后在一角毫不在意的揩了揩,在他那像是落满鹅毛的眉毛下,两双小眼睛突然了焕发奕奕神采,他思忖了一会,于是开始讲述一个古老的梦——

  
  “很久很久从前……”

历史的琴音与时间的吟唱隐藏在沙哑的声音中,还有一股蓝莓奶油清新甜蜜的味道。熟悉的前言给金发小男孩带来无比熟悉的睡意,他揉了揉蓝水晶的般眼睛,金色的睫毛缓缓垂下了,他走进了那个古老的梦中,壁炉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火光将小男孩的双颊染成少女微笑般的粉红。
  
  

旁边亚麻色头发的男孩,笔直的坐着,任对方在自己的腿上熟睡,模样看上去坚贞无二,像是一个优秀强大的骑士在守护自己的王。
  
  嘘——
  梦开始了。
  ……
  
  

     【很久很久从前有一个强大的国度,那里光芒万丈的太阳与银辉千里的月亮同时升起,互不干扰,互相挟持,强大的国度由一个贤良的女王统治着。 】
  
  ……
  
  “抱歉,金……我必须离开!”

身着黑色斗篷的少女坚定的说道,她的一两缕金发露在斗篷之外,宛若黑夜中的太阳,她走向了她的王子,在他的光洁额头上给予了一个美好的祝福。
  

    “弟弟,守护好这里……”
  

    金发少女拢起了散在外面的头发,转身坚决的像黑暗之中走去,再也没回过头,太阳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只有手足无措的星子站在原地,喊着他的太阳,却无能为力。
  
  ……
  

   【但是有一天女王突然消失了——
  有人说她病重而死
  有人说她在黑夜中走失
  无论如何,从那时开始,只有一个手段稚嫩的王子,和一个赤子衷心的骑士。 】
  
  ……
  

     王子坐在城堡的花亭,他被荆棘与玫瑰簇拥,进退两难。他失神地盯着自己面前的棋盘,星辰与日月的棋盘上白色国王被黑色重骑包围,但却无俱无畏 。
  

    棋盘勾画着星辰大海,金不去欣赏棋盘上纵横的日月,也不去思考准确的星座,他用长着薄茧的双手托起棋盘,用拇指摩擦几近磨平的一段刻字:   赠予星辰,继以光明。 ——秋
 
   

   “安迷修,我必须继承王位吗?”
 
   

   金发的王子终于开口,在嘈杂的雨声中 发音。
 
   他质疑自己,质疑法则,甚至质疑时间。
  
    “无伦如何,我将永远支持您。”
   

     骑士依旧毕恭毕敬。
 

    “好,我明白了,但在这之前,请允许我再任性一次。”
  

   “悉听……”忠诚的骑士话未说完,面前的王子,湛蓝色的眼睛里蒙上了水雾,

就像是湖水接受了晨雾的邀请。
  

“安迷修……呜……我好想姐姐啊——”
  

  湖水与细雨共舞。
  

  “为什么啊……呜啊……姐姐是不是不要我了。”
 

    湖水与中雨缠绵。
  

    “安迷修……你说……嗝儿……我是不是太幼稚了……”
  

     湖水与大雨交融。
   ……
  

   【骑士手足无措的安慰着小王子
      并告诉他不要多想
       于是小王子在睡梦之中迎来了
           他的加冕】
  ……
  
  

    侍女给王子整理着长袍,红色披风,长袍上的烫金云边翻滚着,一如主人的金发般耀眼。
  

    金踏上了阶梯,高远的阶梯让人疑惑,是走上云端还是走向王位,或许这二者都一同吧。
  

    一步一步,脚步真切又仿佛悬在梦境,金抬起了头,风吹过他的发丝,光笼在他的身上,向世人召告,这是我们的王。
  

     别无其他。
 

     金收拢了长袍,他盯着高高的王位与王位旁边的皇冠,他加快了脚步,他听见了姐姐的国民的欢呼声,他感受到了他所珍爱的骑士的目光。
  

    在阳光下虚幻着的每一步终于促使着金走到了云端,他深吸一口气,忠心耿耿的大臣以崇敬的姿势捧起皇冠。
  

   该屈膝了,接受皇冠吧。
  金听见一道声音提醒他,他想找到来自何方,突然意识到。
  

   来自心底。
  

   他伸出双手,接过皇冠,没有了理所应当的动作。
  

   安迷修在困顿。
  

    人民在疑惑。
  

    “我宣布——”金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这是他长久以来第一次发声。
  

   “王还没有离世!我将永远不得逾越!”
  

  

   金紧闭着双眼,他能想象到他们的诧异,他也能想象到他的骑士的无措,以及自己发白的脸色。
  

   ……
  

   【虽然
  加冕没有成功
  但按照步骤
  皇宫中会举行盛大的宴会
  在那里    
  其他国家的领导者或继承者
  都会到来】
 

    ……
  

   金脱去了华丽厚重的长袍,换上了礼服,他听着大臣一遍又一遍重复的嘱托,他想起了小时候苛刻严格的礼仪课,都是为了这一天。
  

   “殿下,骑士长会待命,随时保护您的安全。”
  

   大臣出声提醒,试图安抚尚未成长的王子。
  

   “安迷修也会来吗?”在过分的沉默里,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冗长。
  

   “当然安迷修作为最优秀的骑士,也会前来保护您的安全。”
  

   “那……紫堂,凯莉他们呢?”
  

  “……作为继承人和统治者自然也会来的。”
  准备好服装了,该入场了。
   
  
  金缓步走入宫殿,阳光从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而来,经过一路悬镜的折射,照亮了整个宫殿,但还有几分阴翳的角落躲避了阳光。
  

   王子寻找他的骑士,金偏过头去发现了安迷修,安迷修正如他祖母绿的眼睛般温柔,给予了金一个诚挚的笑容,小王子不再那么紧张,至少还有他的骑士在。
  

   “喂,渣渣,挡路了。”
  

   一个金发的年轻人从金的视线前走过,隔断了他与安迷修。
  

    “我不是渣渣! 还有,你不会绕过去的吗?”

金的眉头隆起了一座小丘,他略微生气的看着嘉德罗斯。
  

   “哦,你就是那个任性的王子吧。”
  

    嘉德罗斯戏谑的声音从耳边绕过金发传入耳中,金听见了这话,张了张嘴,最终想起什么,金哑然失笑。
  

    是啊,那个金发自大狂说得没错。
 

    金,只不过是一个一个任性的王子而已。
  

   “呵。”

     嘉德罗斯绕过金走了,只留下一个充满嘲讽的气音。
  

    “金!”
 

   金被熟悉的音色唤回了神,偏头看去,是许久未见的紫堂幻。
  

   “终于找到你了!”
  

    紫堂幻扣住金的手腕,模样有几分兴冲冲,要知道这位来自古老的驯龙帝国的皇子,因为无法成为一名优秀的龙骑士自卑了好久所以这副样子出现在他脸上,可是很稀有的。
  

    紫堂幻这才想起,这不合规矩,于是放开了金的手腕,有些局促不安地用右手蹭了蹭脸。
  

    “很久没见了呢,紫堂!”金毫不在意那些繁琐华丽的皇室礼仪,给了不安的皇子一个暖乎乎的拥抱。
  

    于是,紫堂幻所有的局促便都消融在了这个礼物中。
 

    “我和凯莉找了你好久呢,金。”
  

    “那凯莉呢?”
  

    紫堂幻这才想起那个魔女一族的小公主早就没了踪影。过后,金和紫堂幻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站在精美甜品旁边的凯莉。
  

   “哦,要知道这可不是我的过错,是这些小甜品们长得实在是太可爱咯。”

    凯莉拿起一块粉红色的甜草莓奶油蛋糕,优雅的切下一小块送入嘴中,说出了这句理所当然并且还很甜蜜蜜的话。
  

    “那是嘉德罗斯,一个强盛国度的继承人。当然只是继承人而已。”
 

     小魔女如是说 。
  

    “谁?”

      金因此困顿。
  

   “就是刚才找你茬的人啊。”
 

    凯莉又解决了一块小蛋糕。
 

   
    “凯莉?!你知道的?你还袖手旁观!”
  

    金两腮鼓鼓的对着凯莉发着小脾气。
  

   “诶呀~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嘛~”
  

    甜蜜的蛋糕使凯莉说话都变得甜蜜蜜粘糊糊的,说罢,又拿起一块小点心。
  

   “哼,吃那么多,也不怕胖。”
  

   金气鼓鼓的挑剔着凯莉。
 

   “真正可爱的人无论怎么样都是可爱的~就像本公主~”

 
 
      凯莉俏皮的眨眨眼,又送去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格瑞呢?”金想起了那个口是心非的人。
  

   “他可没你那么任性,统治者必须好好管理国家,你瞧,这不就太忙没走开么。”
   

     “那……呃……凯莉,我先出去了……这里让我很……”

     金停住了语言,他想凯莉非常清楚。

    “金,知道为什么历来加冕典礼结束后都要举行宴会么。”
  

    金走远了,忽然听到凯莉的声音,金转过头去看向凯莉,她背对着她,看似漫不经心的挑选蛋糕。
  

    “我知道的。”
  金把目光收回,给出了一个答案,沉闷的答案在这喧嚣辉煌的大厅里,砸不出清脆的响声。
  

    这场宴会的目的很纯粹,一场利益与交谈而已。
  

   

  凯莉感受到了金的离去,她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甜品偏头去观察宴会中的人们。
  

  至少,面具还挺好看的。
  

   凯莉笑了。
 

    对于金来讲,这是第二次的逃离,他逃避了大厅里死死扼住人脖子令人窒息的空气,没有人知道,一个小王子的逃避,他们只会在意自己脸上的面具有多么迷人美丽。
  

   

   金走到了花园中,他看到一位同他有着金色宛若太阳的少年,少年半仰着脸,浩瀚的星空撞进了他的眼睛,但他并不拒绝。
  

   “你好,嘉德罗斯。”
  

    或许在这一方面,金还是很勇敢的。
  

    嘉德螺丝应声向他看来,对着金突然笑了。
  

    “我还记得你,那个渣渣。”
 

     对于他的出口不谦金已经很无奈了,很奇怪明明才第二次见面而已。
  

  

    “我对你很感兴趣,你为什么要放弃。”
  

   嘉德罗斯半阖着眼眸,光辉敛了敛,发出一个令金面容惨白的问题,或许是质问。

————待续————

奇奇怪怪的发胶大赛

all金向,雷者绕道 拒绝ky 谢谢配合

神志不清产物

ooc

没有侮辱原著角色的意图 博君一笑而已

——————————————————

话说金掰了一个搬运人的头以后千辛万苦的终于来到了凹凸大赛,见到格瑞的金十分兴奋,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去。意料之内的被格瑞无情的推开。

格瑞面无表情地说到

“我才没有你这种头发干枯的朋友”

金:woc??

一旁的嘉德罗斯不屑的冷哼一声,睥睨地看了一眼金,傲然开口

“像你这种不会用发胶的渣渣!!给我去死吧!!”

嘉德罗斯挥起大罗神通棍毫不留情地砸向了金

格瑞一手抓住了金的头发向后拽,以残暴的方式躲过了这一击。

“格瑞!你就不能对你多年的老友温柔点么?!你这样会失去我的!“金捂住头发大声抗议着格瑞刚刚的暴行,金生气的鼓了鼓嘴。

“格瑞!我的发型都乱了!”

”呵,我的护理可是很贵的。”

格瑞一边躲着嘉德罗斯猛烈地进攻一边淡然地回复金。

金:啥玩意??

嘉德罗斯收齐大罗神通棍若有所思地看着金,依旧是那副拽到上天的语气:”格瑞,你竟然和这种发丝分叉的渣渣在一起,我真是太对你失望了。”

喊上两个跟班嘉德罗斯扛着武器走出了凹凸大厅,留下面无表情的格瑞和一脸茫然的金。

”格瑞,那个金毛混蛋是谁啊?“

金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后脑勺,湛蓝的眼睛看向格瑞,里面盛满了掩饰不住的好奇

”一个自大狂,离他远点“格瑞扛起烈斩也打算离开凹凸大厅

”诶诶!!格瑞!你等等我啊!“金小跑跟上走远的格瑞,双手扶住后脑,静静地盯着格瑞的侧脸

”凹凸大赛不是游戏,在这里发胶就是一切。“平时冷静的人难得语气有了几丝波动,然而说出来的却是让金生气的话语

等….等会..发胶??

刹那间,金的大脑仿佛被发胶这个词刷屏

哈??

”先去登记,扫描你的身体数据,然后给你分配适合你的元力发胶。“

格瑞在金僵化的时候于心不忍,介绍了操作

元力发胶??啥鬼东西??

于是金的大脑又一次被刷屏了

”我没有,我不是,我不去!“金在格瑞诧异的眼神下逃掉了,顾不得帽子被跑掉,一口气冲出了凹凸大厅。

不知跑了多久金的体力耗尽,终于停了下来,他气喘吁吁地靠在了一颗大树上

当他环顾四周

金发现他光荣的迷路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哪?我谁?这啥?

等等..这啥??

这啥安迷修盯着金茫然的目光走了出来“你好,新参赛者我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需要帮助吗?”

还没等金回答,安迷修熟练地抢话道:“我知道了,您的头发色泽暗淡,来试试我的冷热流高级护理吧。”

啥玩意??冰火两重天??

金惊恐的盯着安迷修手中一蓝一橘的发胶,还在思考如何推脱,就在这时戏谑的声音从小树林中传来

“哟,骑士大人,还在拿着你那两个有名字的发胶推销呢,叫什么来着,哦——!凝三日,流三火!”

“恶党!他们的名字是凝晶流焱!请尊重他们!他们比你的电击式护理要好得多!”

于是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金:我大概是假的

————————————END——————————————

嘉德罗斯:渣渣,给

金:啥?

嘉德罗斯:海x丝用了能防止发丝分叉

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